您的位置 : 早早小说网 > 资讯 > 主人公是丁白的小说绝品狂枭全文在线免费阅读,一页书

主人公是丁白的小说绝品狂枭全文在线免费阅读,一页书

时间:2019-10-24 18:06:12编辑:一页书

主人公是丁白的小说叫什么?由萌点阅读为您提供主人公是丁白的小说《绝品狂枭》全文在线免费阅读。精彩节选试读:这倒不是故意的,而是我真的紧张了,因为上一世我父母太为我操劳而早逝,这才让我在商业里不停的打拼。这一次,我定然不会让他们再过上那样起早贪黑做生意的日子。

主人公是丁白的小说叫什么?由萌点阅读为您提供主人公是丁白的小说《绝品狂枭》全文在线免费阅读。精彩节选试读:我看到这里,心里忽然又生一计,很惊讶的开口道:“老师,你后面有个包被抓得好大。”“看到大,还不帮我擦?”梁宽懒懒的哼道。“好勒!”我立即倾倒了一把花露水,抬手对着他后脑上的那颗大包就按了下去,非常用力。

<<<绝品狂枭>>>在线阅读

《绝品狂枭》精选章节

等回到寝室的时候,几个室友如看天神一样看我,询问之下才得知,原来田敏来这里等了我好久,把他们一个个吓得固若寒蝉,写作业的速度一个比一个麻溜。

“白哥,田老师放话了,让你回来之后,自己去她的办公室。”小张凯看着我,眼神闪躲,似乎害怕。

说来我也觉得好笑的是,不管是上一世还是这辈子,我在的这间301寝室里面,全都是那种家庭条件不好的好好学生,不过成绩也就是班里那种不上不下,属于可有可无的均衡派。

再往后,也都是普通的上班族男生,所以这几个人的名字,我这次重生回来,也是询问后才记住了是谁。

我面前这个被推出来说话的叫“张凯”,相对我们同龄,大家平均身高都在一米五以上,而他只有一米一瘦筋筋的小个子,实在担当得起一个小。而且最重要的是,他和龙凯同样有一个“凯”字,他们都怕那小子,所以张凯才为了自己不挨打,故意在自己名字前加了一个“小!”

其余徐飞、张华、谢伟等好几个人,都安静的坐在床上,一副装着看书,实际也害怕我做什么的样子。毕竟,在他们看来,我连龙凯带人来都不怕,如果迁怒于他们也很正常。

这给我一种,当初我在集团公司里,给公司各大部门老大开会的感觉,不过我已经习以为常了。

“哦,那我不去的话,她还怎么说?”我只是笑笑的打趣,可却没想到的是,小张凯却变得支支吾吾了起来,抬头仰视我眼睛一下,立马就转开了视线,去看另外几个人。

其余人立即把目光转移,不和他对视,而就在这样的情况下,小张凯这才终于把头撇了回来,弱声声说道:“田……田老师说了……说了如果白哥你不去的话她……她就请家长……”

“请家长?”

我眉毛一横,当即就吼了起来,把小张凯吓了一跳。

这倒不是故意的,而是我真的紧张了,因为上一世我父母太为我操劳而早逝,这才让我在商业里不停的打拼。这一次,我定然不会让他们再过上那样起早贪黑做生意的日子。

只是我到现在却都还没有勇气见他们,而田敏说请家长,断然不可能请我表叔,那么就只有是我的父母了。

从老家来这里火车需要一天,来来回回不知道要怎么折腾他们。

田敏啊田敏,本来想着你是老师,我懒得搭理你,但你既然妄想把我当成一般的小孩对待,那就别怪我折腾了。

上一世,我从来都没有被请过家长的经历,这一世断然也不能有。

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散散的丢下这句话,我就出了宿楼,身上挺痒买了瓶花露水擦,都是先前在院子里被蚊子叮的。

这时候也差不多到了下午六点多,虽然还是夏季,但天色也慢慢的开始暗了下来。我路过食堂的时候,琢磨了一下要不要请田敏吃顿饭赔罪,可她多半是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我,就在我琢磨一会怎么和她胡扯的时候,一个威严的男声在前头忽然打断了我。

“黑,那个谁?过来!”

“嗯?”

我抬头一惊,点着小灯泡,昏暗教师办公室的走廊尽头上,头上绑着条大绷带的梁宽,披着他那身破西装,从主任办公室探出半个身子对我吼道。

麻痹,这都被发现了?

就在我这一愣之际,他那油光的脸上升起不耐,瞪眼道:“我叫你,听不到么?”

“哦哦,原来是老师啊,你有什么事?”我笑眯眯的走过去,花露水的瓶子被捏在背后。因为才转学过来,虽然我认识这老小子,但他并不认识我,所以我不敢表现得太熟悉。

只要你敢恼,老子就让你开瓢。

我已经打定了主意,就算闹,我也不让他有好果子吃,大不了转学赔钱,反正凭借我表叔在学校的关系,他也不能把事情闹得太僵。

可让我没想到的是,这老小子却像看穿了我心思一样,没等我真的靠近,他厚厚的两条眉毛就忽然一横:“你背后藏了什么,拿出来!”说完竟对我直接伸出手来。

我再次一惊,忍着冲上去就给他一下的情愫,扭捏的把花露水瓶子拿到了身前来:“老师,我拿的是这个……”

“哈,好!快进来给老子擦一擦,娘的,快痒死了。”梁宽脸上露出和善的微笑,一把扯着我就进了他的办公室。

我懵着一脸被他拉了进去,直到他敞亮办公室里的日光灯刺入我眼中,发生短暂的失明后,我才回过了神来。

这个王八蛋……真特么的腐啊……

整个办公室里,牛皮沙发一套,还有一张这个年代非常罕见的老板椅,虽然样式是以后最简单,只有一个靠背的那种,但却绝对是真皮的。

至于周围,除了几个玻璃窗的实木储物柜以外,这老小子连特么办工桌也都是罕见的红木……

也对,现在这个年代红木没有未来的那么稀罕,只要有钱的人都能买得起,但这老小子不收礼什么的他能有?

进了梁宽的办公室,他再次刷新了我对他的厌恶,反而这老小子见我呆了一下的样子后,肥胖的脸上升起一丝得意:“坐吧!”

“谢谢老师!”我忙不迭点头。

他回身把门轻轻推上,然后我才看到这老小子的窗户正对我们寝室楼下商店大门,原来他是在这里看到我买了花露水过来的。

随后,他就站在那儿把衣服脱了,过程让我心中一抽,这老杂毛我没听过他好男风才对。

只是等他脱光了上衣之后,我才差点忍不住要笑了起来,梁宽很胖,可这时候全是都是被抓红了的大包,一看就是被蚊子叮咬的严重所致。

在联想我先前敲他的两棍子,这老小子没追出来,估计是头晕起不来,躺着被咬之后,我心中更乐了起来。

“你笑什么?”他猛然瞪眼,很不满我取笑的模样。

我连忙摇头否认说“没有!”但还是装出了一个年轻学生,想笑不敢笑的样子来麻痹梁宽。

这招果然有用,他虽然眼里愤愤的,但还是没整我,只是把我从沙发上叫了起来,他坐下背对我,让我给他擦花露水。

他背后的包比前面的包还多,简直快比得上癞蛤蟆了,尤其是后脑发梢末尾那一刻鼓起有一指头大,上面发红侵血的大包,更是看得我无比暗爽。

估计就是这一棍子让这老小子在林子里头晕,无法追来吧?

“老师我给你擦了哈……”我忍着笑意,先把花露水倒在手里,然后飞快的吐了口痰上去,听到他点头之后,我才抹上去。

因为花露水有味道,我怕他闻不到味道起疑。

“唔……”耳中很快就响起了梁宽舒服的声音,因为我虽然给他加了料,但为了表现,还是做出了认真的样子,擦花露水的时候,时不时还帮这老小子抓上两把。

估计他是舒服了,一双大肥手也抱在盘起的膝盖上,半个上身往前趴,完全把他后脑的大包露了出来。

我看到这里,心里忽然又生一计,很惊讶的开口道:“老师,你后面有个包被抓得好大。”

“看到大,还不帮我擦?”梁宽懒懒的哼道。

“好勒!”我立即倾倒了一把花露水,抬手对着他后脑上的那颗大包就按了下去,非常用力。

“嗷……”

顿时,好似杀猪一样的嚎叫,从梁宽嘴巴里发出,我第一时间就退开了好远。

“呯”

“梁主任你怎么了……”

办公室大门忽然被人推开,龙凯和他舅舅冲进来就是一愣……